位置:淘壹城>> 周光兴 百牛苏钢民族英雄刀铁菜刀怎么样,周光兴这个牌子铁匠质量好不好

周光兴 百牛苏钢民族英雄刀铁菜刀怎么样,周光兴这个牌子铁匠质量好不好

| 发布者:管理员 | 阅读量:2198 评论数:10
周光兴 百牛苏钢民族英雄刀铁菜刀怎么样,周光兴这个牌子铁匠质量好不好定制长袖翻领广告衫订制polo文化衫 定做工作服diy班服t恤印图字

周光兴 百牛苏钢民族英雄刀铁菜刀怎么样,周光兴这个牌子铁匠质量好不好樱桃小丸子墙贴创意玻璃瓷砖冰箱贴画温馨卧室墙壁墙画墙上贴纸画

周光兴 百牛苏钢民族英雄刀铁菜刀怎么样,周光兴这个牌子铁匠质量好不好苏美暖手宝充电毛绒可爱电热宝电暖宝可拆洗电热饼防爆充电暖宝宝

周光兴旗舰店,。锋利无比 摧骨拉朽 家用切片 耐用易磨 刀具正品

点这里进入:【周光兴旗舰店】
查看更多【周光兴铁菜刀】优惠信息和买家真实评价。

周光兴铁菜刀商品介绍

中间有些小插曲,感谢2号客服的精诚服务,老板应重用这样的人。

很厚重朴实,收到即用,效果很好,又要了一把,还有其它的

挺好,做饭用上了,惯例五分

周光兴铁菜刀使用介绍

刀型很满意,不过如果厚重点就更好了

这把有些偏刃,么有第一把好,不过能用,定制的刀具前端轻,把却有些沉,握柄没有打磨处理,挂手,自己砂轮打磨了!送的水磨石挺好,但要求的磨刀方法没有发给我,希望给传一下电子版也好,我会追评的!

还没有用过,感觉太轻了点

周光兴铁菜刀买家评价

刀很锋利,是把好刀。

拿到刀第一眼看上去好大,拿了下又重,好力好刀

额刀太轻了,不过总体还是蛮好的,好评

收到马上小试牛刀 快刀斩乱麻 很好用

刀还可以,就是豁口太多。对比其它店的刀,价钱有点小贵。

很锋利,期待砍骨头。

专业吃货业余厨男一枚,不喜欢用现在制式的不锈钢套刀,从小家里用的就是一把圆头老上海菜刀,非常顺手,所以总想再搞一把类似的。关注周光兴其实有日子了,后来泡坛子,坛友们也谈到手工刀个体差异比较大的问题,量产刀易保养的优势等等,所以一直在犹豫。后来想明白了,自己顺手合用更重要,从我自己使用习惯而言,我喜欢大些重些锋利些的刀,保持性不重要,由于案板和一些不好的用刀习惯的原因,对我而言好磨很关键,所以最终趁这次活动还是入手了一套百牛。发货非常快,包装做的非常细致,刀面平整,刃线平直,刀柄的锚固等细节都做得非常细致,完成度很不错。就这把民族英雄而言,刀型什么的我用着很顺手,就是稍轻了点,作为一把斩切刀要能再重点就好了。锋利度很不错,推纸无压力,切口平整无毛刺,像图示这样剁骨就算了,还是交给剁骨刀去吧,砍砍鱼骨鸡鸭小脆骨还是无压力的。非常满意的一把好刀。

只做装饰,图文无关

老铁匠的故事

作者:卡尔赫林

村东头的铁匠铺,关门停业了。大门紧闭,铁将军把门。门前全是尘土,一派凄凉的景象,看样子已经好久没有人来过了。

走到门前,轻推门板,从两扇门板的缝隙中向屋内窥视。屋内那常年不熄的熊熊炉火,已然熄灭了。真的熄灭了,屋里没有一丁点热乎气儿,整个铁匠铺宛如一座黑黢黢的冰窖。

看到铁匠铺现在的凄凉景儿,我身上涌升一丝寒意,不由打了一个冷战。带着几分怅惋,离开了铁匠铺,走出十几步远,我回身观望——铁匠铺依然矗立在那里,但也已没有了往日热火朝天的繁忙景象,那低矮的房子,似乎跟这个时代,跟不远处村民新修建的那一排排新房不相协调。不,应该是很不协调。

走在回来的路上,耳畔似乎还有那叮叮当当的声音在回响。那叮叮当当的声音,是铁匠铺里的师傅们锻打铁器的声音,是我童年时候最喜欢听的一种声音,而现在再也听不到了……

铁匠铺里的最后一位掌柜,那个打了一辈子铁的,技艺精湛为人敦厚的老铁匠,在半年前就去世了。记得与他相见的最后一面,还是三年前。上次,国庆期间,我到远房亲戚家探望,特地到铁匠铺里看望老铁匠。

那个时候,老铁匠的身体,已经不太好了。由于多年劳累,再加上饮食不好,他原本魁梧的身体,变得单薄佝偻。因为常年打铁受烟熏火烤,老铁匠患上了严重的支气管炎。尽管十月初的天气并不冷,但他在跟我聊天时,忍不住会连声咳嗽。

记得那天,在铁匠铺里,我和老铁匠并排坐在一张条凳上。握着他那粗糙厚实布满老茧的手,看着那张黝黑的瘦弱脸庞,聊起家长里短的事,我的心中有几分亲切,又有几丝苍凉……

从老铁匠的话语里,我了解到,这座铁匠铺已经开了将近九十年了,他十八九岁的时候,就开始跟父亲学打铁。而打铁这个手艺,是从他曾祖父那辈儿传下来的,但到了他这辈儿,已经无力传承了……

虽然老铁匠有两个儿子,但没有一个愿意学打铁,各自成家立业后,一个在家务农,一个到城里生活。两个儿子,虽是各给老铁匠生了一个孙子,但两个孙子,一个上大学读到了博士,另一个到高中毕业后就南方大城市打工。

所以说,老铁匠的精湛技艺,已经后继乏人了。即便村里有许多年轻的后生,但也没有人愿意学打铁,大多都外出打工去了。虽然有几个稍懒一点儿的后生,没有外出打工,但这些人情愿在农闲时聚在一起打牌,或到乡里的网吧上网,也没有一个人愿意接过老铁匠打铁的锤子……

没有人学打铁,也是自然,因为近些年来,铁匠铺的生意越来越不好。因为现在庄稼播周光兴手工菜刀种和收割,都是机械化作业了,再也不依赖人的体力劳作,所以也用不着那么多的铁质农具了……

想当年,铁匠铺的生意,曾经红火过一段。老铁匠说,在他学打铁的时候,他父亲还收了徒弟,有好几个本村和邻村的后生,慕名来学打铁。铁匠铺里生意最红火的时候,一并可以开三个炉……

我依稀的记得,在我六岁的时候,有一段时间寄住在远亲表奶家,表奶经常带我去铁匠铺。在表奶跟铁匠铺的老板娘,坐在门外的条凳上唠家常的时候,我就会跟铁匠铺外面的小伙伴玩耍,或者扒着门框往里面眺望。有时,也会趁着大人不注意,跟淘气的孩子一起溜进铁匠铺里,但总会遭到老铁匠的呵斥和驱赶……

在逃离时,我还不忘回头做个鬼脸儿,然后跟小伙伴一起灰溜溜的跑出铁匠铺。老铁匠不让小孩子在铺子里玩耍的原因,是担心伤到我们,因为铁匠铺里又是火又是铁的,而且要做的活计有很多,忙着打铁的师傅们确实照看不过来。

那个时候,铁匠铺里开着两个炉,老铁匠还算年轻,跟着师兄弟一起,在铺子里做活计。而老铁匠的父亲,则习惯在站在炉前,边抽烟袋边看着儿子和徒弟们打铁,看到哪块铁活儿打的不好,便会抢过铁锤用力敲打几下……

扒着门框往铁匠铺里观望,我总会被那叮叮当当的打铁声吸引……看着那炉火熊熊,铁锤挥舞火星飞溅的景象,还有那烧红的铁条和铁块儿,在蘸火入水时发出的“刺啦”声响和腾起的白色烟雾,总是让我感到很好奇。还有那墙壁上挂着的各种铁质农具,镰刀、锄头、铁镐、叉子、耙子、铁锹和犁头,都能引发我的好奇心。所以,我总是忍不住溜进铁匠铺想一探究竟,并伸手触摸这些铁器,却无一例外的被老铁匠赶出铁匠铺。

老铁匠打铁的手艺特别的好,打造的各种农具质量上乘经久耐用,总是得到村里人的夸赞,就连方圆二十里的邻村农户,都来找老铁匠打铁。除了打造农具,老铁匠还会帮村民打制菜刀和马蹄铁……

老铁匠给人打制铁器和农具,无论是谁来,老铁匠都会热情接待,并且每次接活计,都不会预先收定金。都是买家验货满意之后,再付清钱款。而且,老铁匠特别守信用,无论打制什么,只要说定交付时间,无论多忙必定如期交货,绝对保证质量,从不潦草应付。

老铁匠为人敦厚待人诚恳,再加上手艺好,所以,一直受到村民们的赞扬和拥护。跟着表奶去了几次铁匠铺,我也对老铁匠和铁匠铺产生了一丝亲切感,喜欢上那打铁时发出的叮叮当当的声响,那时轻时重的,富有节奏感的声音,是那么的美妙……

不过,某件事情的发生,把我心中的那份亲切感,一扫而尽。记得那一次,老铁匠在铺子外面休息时,我正在耍弄一根木条。那是一把邻居家的大孩子,为我用木头削制的宝剑。由于玩得疯了,我拿着木宝剑冲着老铁匠比划,一不留神宝剑脱手打在他身上。当我想捡起木宝剑时,宝剑却被老铁匠抢先一步用脚踩住了。老铁匠俯身拾起木宝剑,双手各持一端,就往膝盖上磕,磕了几下没能弄断,就悻悻的拿着它走进铁匠铺,最后插到了炉火里。

六岁的我,眼睁睁的看到自己心爱的周光兴旗舰店木宝剑,被抢走又被毁坏,就忍不住哭了。铁匠铺的老板娘,连忙过来哄我。表奶嫌我烦人,呵斥我,赶我回家的路上,我哭了一路……自从那天开始,我对老铁匠心生怨恨。后来有几次,表奶再到铁匠铺去找老板娘聊天,我都没有跟随。

但时隔不久,我意外收到了一份礼物。那次,表奶从铁匠铺回来,带来一个长条的红布包,说是给我的东西。我接过布包打开一看,里面是一把小宝剑,铁质的小宝剑——剑身、剑督和剑柄是一体打造的,还配有木制剑鞘,虽然做工稍显粗糙,但看起来还是用心打制的,不用多说这肯定老铁匠的杰作。

表奶说:老铁匠在烧掉我木宝剑的那一晚,被老板娘数落了大半个晚上,他自感理亏,觉得不应该跟小孩子一般见识,又觉着毁掉了我的玩具不赔偿也过意不去,就在闲暇时给我打制了这把小宝剑,又让做木匠的邻居给宝剑装了剑鞘。

虽是把宝剑给我了,但表奶却不让我拿着玩,怕我再拿剑伤人,并许诺,等我长大了,再把小宝剑送给我。但那年冬天,我跟着叔伯长辈和几个小伙伴,到池塘凿冰抓鱼时。趁着表奶做午饭没时间管我,就把小宝剑从柜子里偷偷取出来,然后拿着它到冰面上凿冰……本想显摆一下手里的铁铁菜刀生锈怎么办宝剑,但当我用力拿剑戳开冰窟窿里的薄冰时,宝剑却一下子脱手掉进了池塘……虽然那把宝剑,再也没能找回来,却让六岁的我改变了对老铁匠的看法,不再怨恨他……

从表奶家回来后的九月,我就开始上学了。在我上学以后,时隔老式铁菜刀两三年,就会跟着大人一起回去看望表奶。后来,随着我的年龄不断长大,上完学参加了工作,我依旧会时隔两三年,去看望表奶一趟。

虽然相距甚远,不能每年都去看望,但六岁时在表奶家寄住半年时间,我们祖孙间产生的那份感情,却让我永远不能忘怀。每次去看望表奶,我都会带很多东西,在表奶家小住几天。顺便到村东头的铁匠铺看望老铁匠,给他带点礼物,跟他闲聊几句唠唠家常……

再后来,表奶和铁匠铺的老板娘相继去世……在表奶去世后,我依然延续旧日留下的传统,时隔两三年回去探望远亲叔周家刀和周光兴伯长辈,依旧会到铁匠铺看望老铁匠……

不过,铁匠铺里,已经没有了往日的繁忙景象。虽是总有活计要做,但已经大不如前,并且打铁的生意一年不如一年……铺子里原有的两个铁匠炉,只剩下一个。而铁匠铺里的伙计,那些老铁匠的师兄弟相继离开后,一个个都改了行。铁匠铺里只剩老铁匠一个人在劳作,维持着祖上留下来的老手艺……

三年前,国庆节,我看望远亲叔伯长辈,顺便到铁匠铺里去了一趟,跟老铁匠聊了将近一个下午,听他讲述铁匠铺的历史,年轻时的生意如何红火,以及现在后继无人的苦恼……

老铁匠说,现在他也觉着自己力不从心了,身体不行了,快干不动了,也干不了几年啦。真不想看着打铁的手艺,断送在自己的手里,所以多年以来一直有个心愿未了。好几年了,一直想找个徒弟,把打铁的手艺传下去,但就是没有年轻人愿意学这行儿……

我和老铁匠,坐在条凳上聊天,身边不远处就是打铁的火炉。聊天时,虽是闲暇时间,炉火并未燃烧太旺,但铁匠铺里的室温比外面高了几度,让人有一种被烘烤着的感觉……但再高的温度,也无法周光兴手工锻打菜刀烤热我的心,无法驱散我聆听老铁匠倾诉后继无人的苦恼时,心中涌升的那份苍凉……

那天下午,从铁匠铺出来,我出门后走出不远,依旧回身跟老铁匠挥手道别。老铁匠站在门外,佝偻着身子,向我挥着手……一抹斜阳照在他身上,那苍老的躯体,宛如一尊雕塑,承载着岁月的沧桑。那张黝黑的,棱角分明的脸庞,目光呆滞又带着几分不舍……看着他幽怨苦闷的神情,我狠狠地扭过身来,头也不回的走了,而我的眼睛却湿润了,心中的苍凉未尽,又多了几分感伤……

没想到,三年前的一叙,却成了我跟老铁匠的最后一面。

这次春节,我依旧到外地探望远亲。在跟叔伯长辈的聊天中,我得知老铁匠去世的消息,所以,午饭后独自来到铁匠铺探看。

铁匠铺,还矗立在村东头的空地上,但我熟悉的那个人,却不在人世了。跟老铁匠一起走的,还有他打周光兴菜刀怎么样铁的那份手艺。

老铁匠的心愿,终究未了……

离开铁匠铺,我的脚步格外的沉重,回望着寄托几代人心愿,承载老铁匠一辈子心血的铁匠铺,内心除了伤感,还有几分感慨……

老铁匠打铁的手艺失传了,而老祖宗留下的那些传统的东西,又有多少已经失传,或濒临失传和后继无人呢?

弘扬传统文化,继承传统的技周光兴夹钢刀艺,培养后备人才,真的是刻不容缓哪!不能让老祖宗留下的东西,都毁在现代人的手里……

一想起老铁匠和他的铁匠铺,我的心头就仿佛有一团熊熊的炉火在燃烧,耳畔似乎还有那叮叮当当的声音在回响……

0 我喜欢

文章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 娃娃鱼8685: 质量不错喔
  • 大**考: 非常结实啊,塑料的怕断了,这个不怕了,就是贵点?
  • 婷****i: 味道比较淡不是很甜很好
  • c******0: 有色差,但能接受,感觉还不错
  • x******0: 看起来挺小的,以为不能穿,结果弹力挺大,没问题!
  • w******2: 很不错,质量挺好的,客服也很有耐心,赞
  • 无**慈: 帮朋友买的,他很满意,这个价格比实体店优惠很多,质量也很好
  • 潍*来: 宝贝收到了,质量不错,款式也很喜欢,简直太棒了,赞赞赞。
  • w******8: 很合适,就是边上没有固定的,有点空隙
  • 曹******8: 回来看了看书,质量很好,内容还没有看,不过看着很简练。希望能考个好成绩